【故事】 迷失的父爱
2017-09-26 16:19:00  来源:扬州检察院  作者:周建华、张勇

  

  2011年夏天,儿子小李刚刚大学毕业,由于严峻的就业形势,小李一直没有找到如意的工作,老李很着急,正愁着抓耳挠腮。 

  “爸,小美她爸想叫我跟着他一起搞房地产生意,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做,想和她爸学习经商,您看怎么样?”小李突然向老李提起和未来亲家合伙做生意的事情 

  老李思忖了半天问道:“搞房地产要不少钱吧?”小李急忙道:“也不多,小美爸说了先投个五、六百万就行了。” 

  老李心里咯噔一下,“要这么多钱,我们家哪有呀?”小李嘻嘻地对着老李撒娇说:“我们家没有,您管理的农经站不是有钱吗?我们可以先拿一部分用用,用一段时间就还回去,钱又不会少,反正那么多钱在账上不用也挺浪费的。” 

  “胡说!公家的钱你小子也敢打主意,不想好了!”老李训斥道。 

  一贯被老李捧在手里怕丢、含在嘴里怕化的小李老李这样一训斥,心里可不是个滋味。“不用就不用,发这么大火干嘛?”小李一气之下,甩门而出,房间里只留下老李一人静静的发呆。 

  老李严词拒绝后,小李一连好几天都没有搭理过老李,还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老李看着很心疼,也很懊恼,心想:自己堂堂一个农经站站长,不仅不能帮儿子找个工作,现在连儿子想和未来老丈人一起做生意也帮不上忙,自己真没用。老李捶胸顿足责怪着自己,一宿未眠。 

  第二天老李很早起了床,一个人盯着电脑,在网上搜索着“挪用公款”、“犯罪”等词看着看着,老李突然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双手一拍,高兴地嘀咕着:“有了,有了。” 

  老李急急忙忙地跑到儿子小李房间。“咚咚、咚咚”“儿子是我,快开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还是睡眼惺忪的小李连忙打开门,问道:“什么好消息?”“我刚刚仔细研究了一下法律条文,我们真的可以用一下农经站的钱,用一段时间只要不超过三个月,再把它还回去就没事了,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 

  小李一听眼睛一下子睁了,高兴坏了。“真的呀!我早就跟您说过可以把农经站的钱拿来用用,您当时还不听,白白害我生气这么多天。我不管,反正您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好。”老李连忙跟儿子解释:“之前我不是也担心嘛!”小李推着老李,说道:“小美和她爸都催了我好几次了,人家都生气了,您赶紧去办吧!”“好好,我的乖儿子,我这就去办,但你要记住这件事千万不能乱说,传了出去可不好。”老李叮嘱着小李,小李连连点头答应了。 

  老李来到单位后就把会计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刘会计,我们单位的账上是不是刚刚进了一笔征地补偿款?”老李悄悄的问道。“是的,站长!”刘会计答道。“我想让你把这笔钱转存到我个人名下,放到单位账上利息太低,放在人名下利息会高一点,你把这个事情办一下。”“这样行吗?”刘会计疑惑的问道。“行的,我都问过了没问题,就照我说的去办吧,但要注意保密!”就这样,刘会计按照老李的安排将1000余万的征地补偿款分批次全部转存到老李的名下。随后老李又偷偷的将自己名下这1000余万元银行存单质押给银行贷款600万 

  这天老李早早下班回家了,把事先准备好的600万元银行现金支票装在牛皮信封里揣在公文包里。“儿子,我回来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小李听到老李这么一说,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就像小时候每当父亲从外地出差回来都要给自己带喜欢的礼物一样欢喜。 

  “你看这是什么?”老李把牛皮信封拿了出来。小李迫不及待的从老李手中夺信封,打开一看,整整600万元现金支票。“爸,您真棒!这下小美和她爸肯定高兴,我和小美的婚事也有着落了。”此时的小李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子,你高兴就好!老爸说过只要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办到。”老李也自豪地拍着自己的胸脯。 

  就这样老李为了儿子小李,挪了农经站的钱再还,还了农经站的钱再挪,挪了还,还了挪,农经站的钱就像自家的钱一样使得顺溜。老李的如意算盘打得可响了,一切都是那么的顺风顺水。 

  可是好景不长,2013年房地产行业走向低迷,前两年入股的房刚刚盖好就没有销路,之前的投资还没回本就遇上了资金链难题。偶尔听到有其他房地产老板跑路的消息,老李开始变的整战战兢兢,也想着给儿子另谋出路。 

  站长,我们银行正在招聘员工,何不让您的儿子过来试试?”老李的一位银行朋友闲聊道。老李一听,眼睛又有了光。“好的,那我叫小李去你们银行试试,到时候还请您多多关。”老李笑着说道。 

  之后小李也如老李所愿顺利被朋友的银行录用,最后也从亲家那里撤资偿还了公款存单质押的贷款,老李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李在银行没上班几天便告诉老李:“爸,我们银行要求必须完成对公和对私的揽储任务后才能转正,并且任务的完成情况直接与工资和奖金挂钩,您看看能不能再把您单位的钱存到我们银行?”老李心想,这不是什么问题,反正公款存哪个银行都是一样。“儿子,你放心,这事就包在你老爸身上了,我到时候就把单位的钱全部存你们银行就是了。”老李自信满满答应了小李 

  就这样老李又安排刘会计把巨额征地补偿款从别的银行陆陆续续转存到自己儿子的银行里。老李甚至将绝大部分公款直接存在自己的名下,以便帮助儿子小李完成对私揽储任务。有时候还直接将单位账户的网上银行U盾交给小李操作,完全把公家的钱当作自家的一样 

  看到儿子小李在银行的考核每次都是名列第一,每年的揽储奖金都能拿到十几万,老李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过的满足和喜悦。就这样,老李踩着权力的滑轮不知不觉一步步地滑向犯罪的深渊。 

  站长,你好!我们是仪征检察院反贪局的,关于你挪用公款一事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几名身穿检察制服的检察人员突然出现在老李的面前,老李一下子傻了眼,立马冒出一身冷汗。 

  到案后老李仍然百般狡辩,拒不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及整个犯罪的前因后果,而且极力维护儿子小李,企图蒙混过关。检察人员通过反复核查农经站的账册及银行的账目,经过百激烈地交锋,老李百余次挪用公款4700万征地补偿款的事实及前因后果终于水落石出,老李的伪装也被一层层地揭开。 

  “我怎么这么愚蠢,为了帮助儿子迷失了自己,居然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我真不该这样毫无原则宠爱他,最后害了儿子,也害了自己。”审讯室里的老李低着头,流下悔恨的泪水。(本文根据仪征市人民检察院所办真实案件改编,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边圆圆